打印页面

首页 > 文化旅游陇中文苑 鹏飞:年味还是故乡的浓

鹏飞:年味还是故乡的浓

眨眼间,又到了“中国年”的春节了,对于常年在异国他乡奔波的游子来说,在平常的日子里一直忙碌着,感觉时间过得真快。尤其是到了年关,看到一波一波的人群,踏上回家的路途,心里感觉到真不是个滋味,祖国大西北故乡的年味,再次勾起了今天在异国他乡漂泊的游子,无限的回味。

故乡浓浓的年味儿,就像一坛陈年老酒,历久弥散、展开……

春节来临之前的严寒,才让忙碌了一年的乡下农村人,有了收获后片刻的消闲,进入了“腊八节”,村里的家家户户把喂养了一年的猪,开始宰杀,杀猪的号叫声和小村中上空弥散的扑鼻的肉香味,已经传递着春节的脚步,来临的颤音。每位农家人的心,才从一亩三分地里,收拢到家里;外出的人们已经拎着大包、小包,开始从异地他乡,陆续踏上回家的里程,深深浅浅的脚印,嵌在了瑞雪覆盖乡村进出的小路上,有钱、没钱,回家和家里人团团圆圆的过个年,是常年在外奔波的游子,恒古不变的观念,也是寻根祭祖赤诚的道德根基。

过了腊八节,村里的每家每户开始扫房刷墙,拆洗被褥、床单,更换窗帘;也提前给自己家的孩子们买一套过年的新衣服。期盼来年万象更新、财源广进,家里的大人、小孩都健健康康,有个好兆头!

乡村中的年,是埋在乡村厚厚黄土中的情结,千万年间都不会腐烂的根,也是每个心地善良的乡村人,热爱生命、向往美好新生活试足的源。

浓浓的地方风俗

我的家乡大西北的小山村,一旦进入了腊月二十四日,就标志着逐渐进入了过年。这一天也是乡村每家每户大扫除、搞卫生的日子。每个农户家庭把自己的院内院外彻底清扫一边,还要把屋子里的每个角落都要仔细清扫一边,不放过一个死角,就连室内的每件家具、厨房里的锅、碗、瓢、盆都要认真的擦洗一边,清洗的干干净净,也算是一种辞旧迎新、图个吉利的愿望。

等着夜幕降临,每家每户早已准备好了晚餐,这天晚上,每家每户,都做一种当地叫“搅团”的面食,盛一碗放在自己的灶台上,焚香秉烛,烧一张黄纸化马,送灶神回天庭、转娘家。相传灶神是玉皇大帝的女儿,掌管人间每个家庭的善事,腊月二十四回天庭,除夕夜接回来。

富人家庭一般腊月二十三日晚上送灶神,吃“搅团”的目地,就是糊住灶神的嘴,不要把人间的事情,告诉给玉皇大帝,怕降罪与人间;穷人恰好推迟一天,腊月二十四日的晚上送灶神,有一段神话传奇故事,至今还在百姓口头广为流传。

相传在古代有一位心地善良的樵夫,名字叫“门进”的人,是一位大孝子,整天靠砍柴为生,要活自己的老母亲,却从不多砍柴,够一天的生活费用就行,也不贪婪,过着平淡如水的日子。

可时逢腊月二十三的一天,他砍了一担柴禾,挑到集市上去卖,却被当地财大气粗、恶贯满盈的地主孙霸权巧取豪夺,一分钱没给,只好挑着一副扁担,两手空空的回家,这天晚上又是送灶神回天庭转娘家的日子,自己没钱卖香、蜡烛和黄纸。回到家,自己年过八十的老母亲,再次提醒他一定要送灶神回娘家天庭。门进是个大孝子,母亲的说的话,他一定得惟命是从。可是今天自己没钱买来香、蜡烛、和黄纸表,怎么送灶神回天庭,只好双膝跪在自家的灶台面前,说道:“灶神,我只好把您挽留一天,等明天我砍了柴,在集市上换些钱,买些香、蜡烛和黄表,来送您回天庭,就委屈您了…….”

第二天,门进一如既往,给自己的老母亲吃完早餐,又去上山砍柴,砍了一担柴禾,挑到集市上去卖,可是时不来、运不转,他把一担柴禾,刚挑到集市上去卖,又被地主孙霸权的管家看到了!说自家过年烧木炭,全要了,说今天自己身上没带钱,明天付钱,一分不少。管家也是孙霸权养的一条察言观色的丧家犬,仗势欺人,因为打狗还得看主人,自己势单力薄,也得罪不起,只好硬着头皮,点头允许,眼睁睁地看着一担柴禾,又被孙霸权的看家犬,巧取豪夺了,只好拎着一副扁担,两手空空、含泪踏上回家的路途。

这时,他又想起了昨天给灶神许的愿,今天要送灶神回天庭转娘家。可是,今天的劳动成果又被全部夺走,身为分文,没有卖香、蜡烛和黄纸表的钱,突然看到路边长满了干枯的艾蒿,艾蒿的干枯的枝,就像是一支支沁香,上面挂的宽大的艾叶,就像是一张张黄纸做的表。他来到马路旁边,精心挑选了几枝艾蒿的枝和干枯的艾叶,踏上回家的路,准备晚上送灶神回天庭转娘家。

门进回到家后,首先给母亲做了晚饭,安排好了自己的母亲,把自家的灶台擦洗的干干净净,点燃了三支艾蒿做的香和松节油做的蜡烛,烧了用干枯的艾叶做的黄表,把事情的原由说了一遍,就算是送灶神回娘家天庭了……

腊月二十三日的晚上,人间掌管善事家家户户灶神的化身,都陆续来到了天庭,给玉皇大帝请安、禀报,可一直未见门进家灶神化身的身影,大家都在焦急的等待着,因为缺了一个化身,灶神也复原不了原来的真面目。直到腊月二十四日的晚上,只见一股浓香扑鼻的香气,冲开了天庭南天门,门进家的灶神驾驭着艾叶做的三匹神马,越过了南天门,满脸挂满了泪珠,直接闯入玉皇大帝的灵霄宝殿,四大天王也没拦得住。

来到父亲玉皇大帝面前,把自己的情况和门进为母亲孝敬、诚实、憨厚、家贫如洗的情况一五一十的告诉了自己的父亲,这位凡夫俗子的一举一动,让玉皇大帝感动的留下眼泪。门进家的灶神也把孙霸权恶贯满盈的罪恶给父亲玉皇大帝作了描述。

玉皇大帝立刻传来日值功曹和当值的火帝真君,下令明天一定下凡,让日值功曹,查清门进大孝子的情况是否属实;让火帝真君把孙霸权的胡作非为,一一落实,如实记录下来,查清真相后,回天庭复命。

第二天日值功曹和火帝真君,脚踩五色祥云,压低云头来的人间,化作化愿和尚,来到门进家和孙霸权的家中,经过三、四天的仔细观察,看到的情况和门进家的灶神的化身,说的完全一样,立刻起身,回天庭向玉皇大帝复命。

这天又到了大年三十日的晚上,女儿的化身,要下凡间,掌管人间的善事,玉皇大帝命令火帝真君一同前往,并让各家的灶神化身,吃了一碗“开心面”,带上一个红灯笼,如果自家的主人,心地善良,不屠害生灵,就在门前挂起一盏大红灯笼,以免遭受火帝真君施展的法术,躲过火灾,恶贯满盈的孙霸权万贯家产和所有的家人、奴仆,都命葬火海,心地善良、孝顺母亲的门进,也修成了正果。

从此,过年的时候,每家每户,大年除夕夜,家家户户都吃“开心面”,焚香秉烛,接回灶神下界之外,还要在自家的大门前,挂起一盏大红灯笼,寓意着新的一年平平安安,把日子还过得红红火火,免去一切灾殃,一种具有地方特色浓浓的民情、风俗习惯,一直就这样流传下来,至今,恒古不变!

守岁、拜年和走亲访友

我大西北的家乡,到了大年除夕夜,就算是整整过年了,接回灶神、吃完“开心面”,全家人都坐在土炕上,吃着水果糖、嗑瓜子,大家开开心心的团聚在一起,分享着过年带了团聚的好时光;当地人叫“守夜”,等到夜里12点过后,就预示着进入了新的一年,大人们开始给每个小孩发放压岁钱和提前准备好过年的新衣服。这也是小孩们一年中最渴望的最美好时刻。

从大年初一日吃完早餐开始,小孩们都穿上了新衣服,开始屁颠屁颠的跟着大人,手里拎着自家准备好的年货,开始走亲访友。对于少年不知愁的小孩来说,最喜欢过年,因为,过年不但可以吃到好吃的食物和穿上新衣服,还可以得到压岁钱和走亲访友拜年的年钱。

小孩们跟着大人,去村里和亲戚朋友家拜年,是最喜欢和乐意干的事情,记忆中那个贫困的年代,长辈给孩子们最大的给一块钱的拜年钱,在天真烂漫的孩子眼里,也是一个天文数字,小孩在心里感到特别的高兴;对于黄土地上心地善良的父老乡亲来说,一块钱也是辛勤的汗水和智慧的结晶,都含着沉甸甸的厚爱和分量,鼓励和教育孩子,从小养成一种尊老爱幼的好习惯!

对于常年累月在自家的一亩三分黄土地里奔波的黄土地上的人们来说,利用过年的消闲时间,把自家准备好的年货,带上些去走亲访友,拜个年,一来可以联系、加密亲戚、父老乡亲之间浓浓的情谊;二来让他们分享一下过去的一年里收获的喜悦。他们用憨厚朴实的胸怀,心地善良的本色,不断书写着这片古老文明的黄土地上,淳朴的民风和风俗习惯,描绘着浓浓的年味,也潜默化着他们的子孙后代,永远保持与人为善、与人为友,憨厚、朴实、纯洁的心灵。

时代在变,岁月在变。时逢今天的和谐盛世,解决温饱的日子已经成为过去。现在家家有房住,人人有衣穿,孩子都能上得起学,生病了都能看得起病。可黄土地上浓浓的年味儿,一直保持着淳朴的民风和乡俗,没有被递减。心地善良的父老乡亲,依旧过年的时候回乡祭祖、走亲访友,用天地间一种最纯真的情谊,联络着左邻右舍、乡里相邻和亲戚好友,润泽着每个人,生命历程的碑,令人回味无穷。

尤其是今天,游戈在人生艰辛的走廊,常年奔波在异国他乡这片陌生的土地上,看到一个个陌生的面孔,为了权位和利益,整天明争暗斗,我已经厌倦了这种生活环境,再加上过年不能回去和家人团聚,只好把思念亲人的泪水,寄托给白云,变成深切的雨,凝结成洁白、纯洁的雪花,描绘成一条条完美的弧线,温暖岁月的流年,让片片洁白的雪花,都落在大西北家乡的黄土地里,飘洒在盼归人的心里!

听苍天语,闻大地的气息,静静释放生命的意义,滋润大西北家乡每一寸苍天厚土、我记忆中的乐园。因为那里有我亲爱的父老乡亲,有我年过花甲的父母;有我的娇妻爱子。

今天在异国他乡的奔波的游子,已经心在滴血,泪洒衣襟。故乡,那里的每一寸土地上,到处充满了温暖和厚爱的记忆。浓浓的年味,那是亲人的味道;那里有我深深的爱!每时每刻,都会勾起游子无限的眷恋!

文章来源:http://www.dingxidaily.com/2019/0211/71289.s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