打印页面

首页 > 多彩定西陇中文苑 我的祖母

我的祖母

祖母去世已整整五年了。五年前的正月,在北风吹过家乡的黄土高坡,白雪覆盖了大地的时候,我的祖母悄无声息地离开了人世,离开了我们。

祖母一生没什么丰功伟绩,平淡无奇,但她勤劳朴实,踏实能干,是那一代农民的缩影。

祖母出生在上世纪三十年代末,她的父辈乐善好施,扶危济贫,受乡人尊敬拥戴。祖母在众姊妹中排行老大,她从小聪颖懂事,备受家人疼爱。

祖母嫁给祖父并非偶然。曾祖父常常带着祖父到五六十里外的集市做买卖粮食的生意。路途遥远,途中难免要休息多次,口渴时也经常在沿途人家讨水喝。祖母家正好在去集市的必经之路,曾祖父和祖父每次赶集,几乎都会在祖母家歇息讨水喝。外曾祖父热情好客,跟曾祖父时时聊天拉家常,处处以亲戚相待,在日渐增多的交往中,两家人自然变得熟悉亲近了许多。祖父沉默少语,憨厚朴实,率性正直的性格给祖母一家人留下了良好的印象。两家长辈感觉门当户对,祖父祖母性格相投,便撮合成了他们的婚事。

祖父祖母历尽千辛万苦,饱尝人间辛酸,才把五个孩子拉扯成人。我经常听二姑讲述那段苦难的岁月,祖父带着两个孩子背井离乡,踏上逃荒之路,乞讨求生,从此,祖母和孩子们便相依为命,忍受着饥寒交迫。冬夜里,清冷的月光洒满村野,寒霜挂满树梢,刺骨的寒气刀子般地袭来,祖母和孩子们被饿醒冻醒无数次。

祖父祖母相互理解,体贴照顾,生活中坚强乐观,积极向上。为了挣脱困苦日子,他们共沐风雨同享阳光,从未因琐事争吵过一句。祖母虽然不识字,但所有家务活样样精通,洒扫庭除,一尘不染,鸡鸭牛羊,安顿停当,家里家外,井然有序。

祖母的做饭技艺在全村很有名气,她的手擀刀切面匀称光滑,细如长丝,吃起来筋道可口,所见所尝之人无不佩服赞叹。回想起祖母的手工浆水面和臊子面,总让我垂涎欲滴,记忆尤深。祖母还有一手剪裁缝制衣服的好手艺。农村人的衣服全由自己纺织的布匹缝制,经祖母剪裁的衣服,尺寸比例合适,做工针脚细密均匀,很难看出手工缝制的痕迹,穿上非常合身。在我的记忆中,祖母经常被别人请去缝制寿衣,成为闻名方圆的裁缝大师。

祖母为人正直善良,不拘小节,她通情达理,乐于助人,只要有人开口,大事小事她都会尽力去帮忙,她的热心和善赢得了全村人的爱戴,也值得我们用一生去学习。

祖父祖母一生辛劳,生活的磨难摧垮了两位老人的身体。祖父五十岁刚过就因胃病不治早早地离开了人世,从此祖母失去了陪伴。再到后来,祖母的耳朵也慢慢变得不好使起来,与外界的接触渐渐地减少,她的内心变得孤独。那时的我们以为生计所累为借口,错过了太多这一生再也无法触摸到的温暖。

时间匆匆流逝,祖母的生命走到了尽头,2014年正月,一场感冒引发了祖母的肺心病,一个月以后,祖母在病痛折磨中再也没有醒过来,在艰难曲折中走完了她人生的八十六个春秋。祖母一生与世无争,没有诉求,她走前对儿女唯一的嘱咐和愿望,就是与祖父葬在一起。

子欲孝而亲不待,步履匆匆,时光荏苒,每每想起关于祖母的画面,不禁潸然泪下,思念成河。

文章来源:http://www.dingxidaily.com/2019/0723/75893.shtml